一百八十七章 妖物来袭(2)
作者:庄柯乌 更新:2019-10-07

“独孤,你猜猜火凤凰现在是什么打算?”

不知何时。澹台缈缈也已经站到了城墙之上,出口问到。

独孤狂人一晃脑袋,道:“我上哪猜去,我就知道火凤凰如果真的想攻打咱们这里,那她已经错过了好的时机。”

澹台缈缈一点头,笑道:“正如你所说,所以说,火凤凰的本意,看来是不想攻打咱们这里,又或者说,她不想让那些妖物攻打咱们。”

独孤狂人有些不解,疑道:“怎么可能?这些妖物应该就是她找来的,她若是不想攻打咱们这里,又何必找他们来?”

澹台缈缈又是一笑,道:“很简单,那就是她本来是准备攻打咱们这里,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她一头决定不打咱们了,可这些妖物又岂市说让来就来,让走就走的人物?所以便有了眼前这一幕,也就是火凤凰是在劝阻妖物们不要来打咱们。”

独孤狂人哦了一声。道:“可我还是不明白,火凤凰会为什么放弃攻打咱们这里,这么多的妖物,加上她的人手,难道还斗不过我们吗?”

澹台缈缈呵呵一阵大笑,道:“你啊,还真是太不了解咱们的实力了,你以为咱们就会那么容易被打垮?当然,如果咱们的东城还象原先一样只k一座白虎塔来防守的话,虽然会让火凤凰吃很大的亏,但我们一定斗不过妖物加上她的人手,但现在不同了,别忘了,咱们已经开启了全城戒备,呵呵,一守一攻,咱们是绝对不用怕火凤凰的。”

独孤狂人没有亲眼见过东城是如何建造成这样的,所以多很多现在还处于隐藏效果的机关不是很了解,自然也就不知道东城现在究竟有多恐怖,所以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确定咱们能斗得过她?”

火凤凰白了他一眼,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话?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独孤狂人一想也是,澹台缈缈好象还真就没有说过没有把握的事情呢,也就放定了心态,用心去瞧火凤凰那里的动静。

他这里瞧的仔细,别人也都没闲着,尤其是天下第一帮里有飞行翅膀的还那些有飞行类坐骑的玩家,纷纷升到半空。与一众在天上漂浮的妖物们对峙。

当然,他们也不傻,知道就凭这些人,根本就不能对妖物们构成任何的威胁,也就没有飞出京城防护范围之内,只在城内上空来回晃动着。

就算如此,那些妖物们也是一阵阵的骚乱,他们在天上飞,竟然还有人敢上天,对他们来说是毫无疑问的挑衅。

就连领头那人,似乎也忍耐不住了,远远看去,似乎很是生气的冲着火凤凰扬了一掌,一溜黑光拖掌而出,把火凤凰打的滴溜溜转了几圈,直落下来。

她先前没有飞行坐骑也能在天上漂浮着,很显然是领头妖物的本事,这一下被打落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环转的余地,啪一声跌落在地,摔了个血肉模糊。而在她化为白光的时候,依旧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魔尊,此处不可打啊!”

魔尊既然都已经向她出手了,又怎么会继续听她的话,重重哼了一声,声音奇大,半个京城都能听到了。

哼完之后,他是晃悠着身踏云向前行了行,开口说道:“尔等庸人,莫非想与我群魔岛抗衡?闲话少说,交出此城,尔等乖乖离去,我便饶了你等性命,若不然,今日便是这京城灭城之时。”

到底是级Bss,说话的口气居高临下不说,也透着一股狠劲,让人丝毫不会怀疑他说的话绝对属实。

澹台缈缈当然不会吃他这一套,一碰独孤狂人,笑道:“上去,损他两句,不过你要小心哦,别出了京城范围,只要你在京城里,他就拿你没招,记得,好是气的他跟咱们交手,只要把他们除去,火凤凰那里就好办了。”

独孤狂人自来也不怕这些妖物。恩了一声,催着穿云鹤直飞而起,想了一想,又换成了带着飞行翅膀的影豹,三只坐骑中,他和影豹的亲密度高,而且他也弄到了一个和澹台缈缈差不多的高级翅膀,干脆也就不去骑穿云鹤了。

乌黑的影豹王者横空而现,那对巨大的翅膀呼扇来呼扇去,到也很有一股王八之气。

上到空中,独孤狂人刻意比领魔尊物高出了一段,然后一指魔尊,哈哈笑道:“你这人不人,妖不妖的东西,也敢来我这里撒野?我也告诉你,废话少说,要想让大爷我服你,你今日就来把这京城闹个鸡犬不宁,若不然,便是你这等妖物的葬身之日。”

“哇呀呀~~~”魔尊哪想到会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气的乱哼哼了几声之后,方缓过气来,眼睛一转。似乎认出了独孤狂人便是在群魔岛上杀了自己得力手下之人,是有气,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没想到,除了那些自命清高的仙修,这世间还有人敢对我如此说话,好小,今日,我便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话音一落,身化成了一道黑色匹练,如电般冲了过来。

独孤狂人的度自然也不慢。眼见匹练划空而来,其势汹汹,知道自己抗不住,忙一压影豹脑袋,影豹与他心灵相通,他的手尚未压下时,影豹已是一收双翅,向下便飞。

这一切都来的很,从魔尊话音落地到独孤狂人朝下飞去,连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按理来说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出反应,可偏偏澹台缈缈一直就盯着独孤狂人呢,先前火凤凰离死前的那一声喊,是让她认定了群魔岛加上火凤凰的十个帮派,也一定攻不下自己的东城,心内早有了谱,打算的就是把这些妖魔引的攻打东城,然后借助东城之力将这些妖物除去。

是以她一看到魔尊动了起来,马上下了开启全城戒备的命令,这边独孤狂人刚刚险之又险的闪过了魔尊扬掌打出的一道黑色光练时,整个东城已开始悄悄的打开了所有的机关,只待澹台缈缈一声令下了。

魔尊何等身份,一击不中,自觉脸上丢了面,哇呀一声叫,压下云头直追独孤狂人而来,同时手也是一挥,不用说话,身后那些妖物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乌压压一大片黑云齐齐飘来,竟是大举进攻了。

天上飞的都是脑级的妖物,他们都动了,地上那些喽罗级的不用说了,黑云一动,他们也跟着动了起来,初时不动时,到也不是很吓人。现在全军开动,地动山摇,很是惊人。

天下第一帮的人这一阵也憋出了真火,澹台缈缈曾严令下去,这一阵不允许任何人与群魔岛的妖物生争执,是不能与火凤凰起纷争,虽然也有少数人可以无视澹台缈缈的命令,自由行动,但多的人,还真就不敢冒着被踢出帮的风险去违拗澹台缈缈的命令。

现在好了,可以真刀真枪大干一场,自然都是兴奋无比,尤其是那些近苦练基本技能,水平已经有了很高提升的玩家们,其积极性比谁都要强,地面上的妖物刚一动,早有无数的人跳下城墙,与妖物对杀起来。

天上是热闹无比,飞行坐骑漫天都是,独孤狂人的空中杀人技巧有很多人都学会了,也没有下功夫练习,这会对上真正的空中敌人,正好拿出来使用,一时间坐骑被召唤出来,又被召唤回去的白光闪动不已,好看的很。

当然,这些白光中多的还是玩家死亡的效果,天上飞的可都是群魔岛上有头有脸的高级妖物,寻常玩家,根本就没等反应过来,就会被各式各样的法宝打的晕头转向。

这些妖物的攻击力也强悍的很,基本上就是出手必死人,只有很少数的人能在这种攻击下存活下来而已。

独孤狂人也在天上转了几转,他的飞行翅膀仅此于澹台缈缈的那一对,再加上他与影豹王者的亲密度非常高,控制起来自然是灵活无比,所以在这等密集的攻击下,也能游刃有余的进行着躲闪。

只是他身后,一直跟着魔尊这个大魔头,魔尊算是认住独孤狂人了,他跑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手中还不时的着那夺人性命的黑色光练。

只是独孤狂人何等滑溜,转往人多的地方跑,没事还玩一玩急下降,愣就是没被魔尊摸到一根手指头。

澹台缈缈虽然对东城很有信心,可象现在这样真的打起来,她也有一些小紧张,掐着手指头看着天空上的形势,她知道,群魔岛上真正可怕的,就是天上飞的这些妖物了,只要他们不死,那么地面上的小喽罗就基本上不会被杀光,这毕竟是游戏,可没有什么死规定,唯一的规定,就是把Bss杀死,小兵自然就会消失。

所以她等了好一会,知道天上所有的妖物都进入到京城范围之内后,方又带着兴奋,又带着一丝紧张的开启了全城戒备之攻击。

她这里命令一下,整个东城立即响起了一片吱嘎吱嘎的声音,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从城墙、皇宫、四隔墙等处冲天而起的钢铁柱,这柱上下一体,飞的就升到了云霄之中。

这乃是全城戒备中的隔天柱,系统介绍上说,是只要机关不被破坏,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这些柱破坏掉,本来的作用,是直接阻拦住进攻的敌人的空中力量。

现在妖魔们都在城内,这隔天柱,也就成了将这些飞行妖物困在城中的栅栏了。

隔天柱一起,澹台缈缈也就放了大半的心,她先前生怕隔天柱升起的空挡,会有妖物逃离,那样的话,被飞行的妖物跑出去,指挥地面的妖物攻击的话,毫无疑问会增加他们的战斗力。

现在好了,这些飞行的妖物一定是自持本事高强,根本不在乎会被困在城里,甚至那魔尊在看了一眼隔天柱之后,反倒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你们这可真是作茧自缚啊。”

澹台缈缈切的一声冷笑,将手高高挥起,远在白虎塔附近,有夜莺和一个眼力非常好的玩家看到手势之后,马上又夜莺将白虎塔的攻击也打开了。

白虎塔攻击力一开,立即就从那尊白虎象的口中喷出了无数巴掌大小的小白虎光影出来,这些光影的攻击力可不一般,起码对付一般的江湖玩家时,只要一个不注意,被两个光影同时咬到,基本上就可以宣布下课了。

妖物们虽然个个牛叉无比,可对上白虎的光影时,也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纷纷躲让,攻击力立时就降低了不少,澹台缈缈眼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呵呵一笑,催着自己的坐骑也飞上天去,与一些妖物缠斗起来。

而这时候,东城的各个机关口也已经彻底的打开了,从天上朝下看去,入眼处密密麻麻都是数不清的小洞,这洞中,藏的自然是夺人性命的高级弓弩。

天上斗的正欢时,所有的小洞都出了一阵嗡嗡之声,好似蝗虫过境一样的刺人耳膜。

从来没有人见识过全城戒备攻击起来是什么样,所以这声音一出,就连天下第一帮的人也都有些蒙,那些天上的妖物们也都是齐齐一愣,魔尊先觉出了不对,急忙大叫道:“各位兄弟,祭防御”

他说的毕竟还是晚了一些,还没等说完,东城所有的机关小洞中,都喷射出了连续不断的暗器与弓弩,从远处看,就好象从地面上升起了一大块土地似的,可想而知这暗器雨究竟有多么的密集。

除了密集之外,这数量也多到吓人,每个小洞里的暗器都连成了一条线,这条线的前头已经触碰到了飞的高的独孤狂人,尾部还依旧在洞中继续弹射而出

在这样密集而又连续的箭雨之中,还有人可能活下来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魔尊等妖物若是被这一阵无差距,无处躲藏的箭雨直接杀死,那他们的实力也就显的有点太低浅了。

可是当他们各自收回护身法宝,看到眼前的模样后,也都有些震惊了。

整座京城的垂直上空,在这一阵持续了大概有半分钟的箭雨的过后,已经成了冷清清的天空,这场无差别的箭雨连独孤狂人这个血牛都没能抗过去,又有哪个玩家能活下来?

而妖物们的代价,就是本来将近二百个会飞的,现在只剩下不到五十个了。

从人数上来说,天下第一帮死的人是妖物们的百倍之多,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知道,澹台缈缈已经用了小的代价获取到了大的利益。

玩家是什么?玩家是可以死而复生的另类,只要不是陷入围杀之境,就比打不死的小强还能磨。

这些妖物又是什么?哪可是实在无比的Bss,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可以让江湖中乱上一乱。

用近万名玩家掉一次等级,来换取一百五六十名Bss的性命,这笔帐,澹台缈缈不止是赚到了,而且还是大赚特赚。

赚到一直在自己的城里看着这一切的火凤凰都是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的叹道:“好一个澹台缈缈,她对自己的人缘就这么有信心?”刚一说完,就马上想到自己手下的这十大帮派,如果自己也想澹台缈缈这样用玩家的一次掉级来换取Bss的性命,恐怕有很多人会马上借此生事。

人人都是自私的,绝对会有很多人跳出来怒吼诸如‘凭什么让我也死一次?我就算不死,也能杀死这些Bss’一类的话。

可澹台缈缈却说做就做,以她的头脑,当然会想到万一有人不服气,天下第一帮会生一次并不算小的骚动,值此大战之际,这不小的骚动,就足以让天下第一帮失败了。

可澹台缈缈还是做了,那就只能说明,她对自己在天下第一帮里的人缘有绝对够的信心,足够让她相信,就算她不打任何招呼便让这些人当成了诱饵,也绝对不会生任何意外

火凤凰在那里质疑之时,澹台缈缈正含笑的看着周围和她一同被射死的天下第一帮帮众们,声音虽不大,却也能让很多人听到,“各位,可别怪我,我也不知道这个全城肃杀竟然连咱们自己人也杀,这不,我和独孤也被弄死了,郁闷啊郁闷,我本来就因为黑妖而等级掉了那么多,现在又掉了一级”

独孤狂人虽然不太擅长玩心眼,可也能明白澹台缈缈这句话的意思,在旁边也h嘴道:“行了,反正咱们都一样,都死了那么多的人,恩?兄弟们,你们看看,天上怎么就这么几个妖物了?”

两人一前一后两句话,前一句把周围近一些的人的怨气消解了不少,后一句又让众人将注意力略微的转移了一下,配合的到也默契。

至于远一些的没有听到澹台缈缈话的玩家们,自然也有人说了几句抱怨的话,不过很就被前面传过来的话给淹没掉了。

“你抱怨什么你?你多少级,死一次又能怎么的?这一轮箭雨,可是把咱们帮主都射死了一次。”

“就是就是,死又怎么的?咱现在追求的也不是高级别了,技能不掉就行呗。”

“”

很的,所有的在复活点的玩家们都已经知道,澹台缈缈也并不知道全城肃杀是连自己人也一起杀掉,自然也就没什么怨言了。

当然,这也和澹台缈缈平常的人缘很有关系,先飘渺宫众女是不会说什么的,天山的人也差点,毕竟独孤狂人是天山的骄傲,又为天山带去了独孤九式,澹台缈缈与独孤狂人关系非同一般,天山的玩家也就生不起来气了。

唯一略有怨言的,就是武当山的玩家和后来加入的一些人了,也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

总之,当所有人看到天空中仅仅剩下那么几十个妖物的时候,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死过一次,而是立即就想起来这么多的Bss一起被杀死,那掉落的装备岂不是要铺满地?

装备的诱惑力自然巨大无比,有一个人想通,自然就有另外的人想通此点,有一个人朝着刚Bss们死亡的垂直地面跑去,就有多的人跟着跑去

等人都跑的差不多了,独孤狂人呵呵一笑,问道:“缈缈,你究竟知不知道全城肃杀会连自己人也一并杀掉。”

澹台缈缈一脸无辜,摊手道:“我又没用过,上哪知道去?系统介绍这个全城肃杀的字很少,就说是可以灭杀空中敌人,也没说连自己人也杀啊。”

独孤狂人恩了一声,瞧着她笑了笑,道:“不过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你好象早就知道全城肃杀就是这个样的。”

澹台缈缈自然是大呼冤枉,只是这冤枉喊的有些暧昧而已,反正空中那些妖物冲也冲不出去,杀又不敢杀下来,只在空中停留着呢,所以暂时没什么事情可做,澹台缈缈又与独孤狂人逗了一会,方慢吞吞的去城墙上观看城外的战斗去了。

说句实话,澹台缈缈确实没想到全城肃杀的效果会这么惊人,系统的介绍当然不是象她说的那样只有一句话而已,正确的介绍是这么说的,‘一次性射空所有机关内的暗器,对空中进行绝对强力的打击,攻击强度:sss’。

就凭这一句话,当然不能猜出这个全城肃杀是所有人都杀,至于澹台缈缈,虽然能略微猜出一些,可也不是很确定,又不可能随便实验这个全城肃杀的效果,这时候需要用了,也就根本没去想到底是不是连自己人也杀了。

说到底,澹台缈缈是在肚,如果全城肃杀连自己人也杀,那就只能认倒霉了,如果不是自己人也杀,那么战斗会胜利的一些。

只是后她没想到,虽然很倒霉的连自己也杀,但是效果却好到不得了,只看魔尊离那么老远依旧能看出来的一张死沉沉的脸,就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的生气和愤怒,以及害怕了。

火凤凰,想的太多了

城外的战斗现在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境界,那密密麻麻的小喽罗们,似乎是因为自己的上司们一下死掉了那么多而显得有些愤怒,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比起不要命,天下第一帮的玩家们自然也不甘示弱,那白光闪动的度,比放鞭炮还要上几分。

不过没有人抱怨,事实上他们也不该抱怨,因为这些妖物所带来的经验,高到让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简单来说,七十级以下的,只要杀死一只妖物,那么就可以升一级,七十级到八十级之间,杀两只升一级,八十以上的,也只需要杀三只就可以升一级了。

当然,这样的战斗,不可能会有人能够k杀这个来升级,往往都是刚刚杀死这一只,自己也随即就被杀死。

可就算如此,运气好的话,还是有赚头的,既然有赚头,又能玩一把刺激,能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神勇,谁还会不奋勇向前?

独孤狂人没下去杀过妖物,自然不知道妖物的经验会多到这种程度,看到帮众们这么奋不顾身,很是吃了一惊,瞧了半晌,不由的直咽吐沫,冲澹台缈缈说道:“搞什么?什么时候连武当山的人都这么霸道了?”

澹台缈缈瞧着也有些不太对劲,正巧看到秋海棠颠颠的朝着大门跑,看那样是从复活点刚出来,不过瞧她脸上那模样,到好象是很高兴的样。

澹台缈缈忙冲着她使劲喊了几句,秋海棠确实是高兴过头,直到第十几遍方听到,恩恩的应下后,上了城墙,一脸焦急的神情问道:“有什么事吗?大姐。”

澹台缈缈一点她鼻,笑骂道:“瞧你急的,好象有天大的喜事等着你似的,告诉我,下面到底怎么回事?”

秋海棠啊了一声,吃惊的问道:“你还不知道?下面那些妖物的经验好高好高,杀三两只就能升一级的,学习点也不少,装备暴的也挺好的。”

独孤狂人和澹台缈缈都是一惊,秋海棠乃是飘渺宫十花仙之一,等级自然已经到了八十级以上,连她都只杀几只就可以升一级,那别人岂不是死的没有升的?

澹台缈缈想的远一些,马上就喊道:“,开城门,把妖物们都放进来,这么高的经验,火凤凰一定不会放过的,只怕她一会就会派人过来。”

她一提火凤凰,独孤狂人下意识的就朝两侧看去,不由的苦笑道:“别开门了,晚了,人家已经过来了。”

南北两门,此时正涌来无数的人群,其中有火红的一大片,自然是凤凰宫的人,就象凤凰宫里面有澹台缈缈的眼线一样,天下第一帮里也有凤凰宫的眼线,这么高的经验,自然很就会传到火凤凰的耳中。

这样一来,城门是万万不能打开的了,如果没有火凤凰,澹台缈缈自然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控制住那些天上的妖物,不会让他们借机逃走。

可现在不行,有火凤凰捣乱,万一开城门的话,火凤凰一定会趁着机会把那些妖物放出来,那时候可就损失大了。

所以,澹台缈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帮联盟的人蜂拥着杀进了妖物群中,去分这一杯羹。

好在,妖物都是奔东门去的,所以天下第一帮的人死掉之后,马上就可以立即复活再杀出去,而火凤凰那里却需要饶过小半个城墙跑过来,其差距自然是有的。

在这么多的玩家的围攻下,妖物的数量已经不象原先那样杀也杀不尽,而是慢慢的出现了减少的样,独孤狂人看了一会,忽的一笑,道:“缈缈,你说我们现在要是放几只会飞的妖物出去,让他看到火凤凰竟然在杀自己人,会不会很生气?”

澹台缈缈一歪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独孤狂人,直看的独孤狂人有些蒙,不由的问道:“怎么?难道这样做不行?”

澹台缈缈唉了一声,苦笑道:“若是这样有效果,我早就做了,只是我要真这样做了,那火凤凰可就高兴了,逃出去的妖物也会很高兴的。”

独孤狂人大惑不解,盯着澹台缈缈的眼睛看,澹台缈缈呵呵一笑,捏着嗓学着火凤凰的声音说道:“魔尊大人,我若不用此计,他们又怎么会放您出来?我对澹台缈缈此人很是了解,她见我杀自己兄弟,定会放您出口来观看,以此来分割你我的关系,却不知,我正是借着她这想法,诱惑她放您出来,对您来说,死上这些小喽罗,根本无伤根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魔尊。”

澹台缈缈学的惟妙惟肖,独孤狂人则是冷汗留了几滴,看来自己想的还是近了些,若火凤凰真这么说,魔尊恐怕也就真的会信,毕竟魔尊名字中有个魔字,想来行事也是心狠手辣,死一些手下便能救回自己的性命,他一定会很高兴。

而就算不放魔尊,只放别的人出去,都是妖物,性情又能差到哪去,结果还是一样,反倒能成全火凤凰。

想通这些,独孤狂人自然是懊恼了许多,冲着澹台缈缈叹立刻口气,一催影豹王者,上天上和魔尊他们玩捉迷藏去了,魔尊他们不敢下来,不代表不敢杀飞上天的玩家,这一会功夫,已经杀了不少想上天去打他们的人了。

独孤狂人度飞,自然很难被打到,不过转来转去,却也引不下来魔尊他们。

澹台缈缈不一会也飞上了天,将独孤狂人叫了下来,边朝下飞边说道:“他们不下来就不下来吧,反正三天之后全城肃杀的冷却时间就过去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躲得过箭雨之威。”

独孤狂人刚也是死在了箭雨中,对箭雨的威力还心有余悸,咽口吐沫说道:“那可不一样,箭雨的威力在于全面性,单点打击力恐怕不行。”

澹台缈缈一笑,道:“我又没说要用全城肃杀去搞定他们,我只是说全城肃杀的冷却时间过去后,那些机关又可以使用了,近十万个机关口,每个机关口里近千只远程暗器,难道还杀不死这么几只妖物?”

独孤狂人哦了一声,抬头看了看魔尊他们,满心的期盼三天的时间马上过去,也好见识一下近十万个机关口射杀五十来只妖物的场景,究竟有多么的好看。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