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6(完)
作者:yy水月 更新:2019-10-07

电梯门一开,三人保持着各自的姿势,同时沉默了。

3o秒后,电梯门自动关上,max突然伸手扒住门缝,阴森森道,“嗯哼哼……奸、夫、淫、妇。”

“咳咳……”

萧君煌略显尴尬地轻咳几声,来不及收回的手指顺势点了点楼子疏的鼻尖,“我是夫,他是妇。”

“喂喂喂!!!”楼子疏顿时大怒,max挤了进来,转身按了88楼的按钮。

“我就知道煌你对他不死心。”

“行了max,我只是看到他鼻子上有块黑r(s宼)q”

“你是他的maker,控制不住总想和他塞克斯这我能理解。”

三人回到萧君煌的公寓,max一路低着头,显得情绪十分低落,“而且你确实有这个权利我也没有立场干涉,不过我的心灵十分脆弱,我已经夫了他,煌你不可以再夫他,只能妇他。”

萧君煌从厨房端出三杯鲜血,递给max和楼子疏一人一杯,自己一杯,这时听到max这样说,便一脸讶异地挑起眉,“max你怎么说话呢,你都能夫的人,我能妇吗。”

“什么!(#F′)煌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比一比长度!”

“长度算什么,时间才重要。”

“喂!(#`o′) !我说你们!你们俩个!够了啊!”楼子疏简直要气爆炸了,居然就这样当着他的面讨论他的里子问题,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他的眼睛变得通红,手中杯子里的血迅速凝结成冰。

这时max飞给了他一个媚眼。

“亲爱的,我是在为你争取夫他的机会,你别看煌这么好看,他在床上很猛的,真要夫了你,你会哭泣的。”

萧君煌微微笑着道,“谢谢。”

max说,“我没夸你。”

萧君煌说,“你夸了。”

max说,“我没夸!”

萧君煌说,“你夸了!”

楼子疏的男性尊严顿时受到了严重挑衅,忍无可忍重重一放杯,“你们都给老子躺好!让老子夫得你们哭!”

同一时间,max瞪大眼睛。

萧君煌眯起眸子。

他将一杯血喝完,舔了舔嘴,然后身子向身后的桌上一靠,头一仰,就对楼子疏道。

“来啊,让我哭。”

萧君煌嘴角还挂着血丝,眼角一斜就媚得让人站不住。

楼子疏红着眼睛就要解腰带。

max见状立即跳了起来,眨眼闪到萧君煌身边,按住他的双手,对楼子疏道,“我帮你按住他啦,来,快让他哭!”

楼子疏提着裤子就走到萧君煌跟前,鼻前立刻扑满萧君煌和max混合在一起的香味儿,顿时就晕乎了。

萧君煌被按着都比楼子疏个子高,楼子疏一抬头,就看到萧君煌正笑着低头看他,眼神温柔而又凌厉,一股亲王的威严朝楼子疏劈头盖脸压了过来,楼子疏深深吸了两口气,咬着牙心说,爷们儿,咱是爷们儿!o( ̄ヘ ̄o*)不能退!不能退啊!!!!!

楼子疏果然没退,他也没敢再往前走一步。

max松开萧君煌,发出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随即走到他身边,帮他系好腰带,顺势在他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楼子妇,认妇吧。”

楼子疏又羞又怒,推开他,谁也不搭理,走回去拾起杯子要喝血,喝了两下没喝到,这才意识到血已经被自己冻成冰了。

“凸(b皿bメ)靠! ”连你也欺负我。

楼子疏提起杯子就要摔,手腕却突然被萧君煌抓住了。

萧君煌将杯子拿过来,看里面的冰,max在一边看着,忽地收起了嬉皮笑脸。

“你把血冻成冰了?”

楼子疏瘪瘪嘴,“血里有水,为什么不能冻成冰。”

萧君煌沉下脸,“你以前也这样做过?”

楼子疏被他看得不自在,又想起他方才在地下室,捏死的那只蝙蝠,顿时打了个寒战,“以……以前就有过一次,我发现眼睛红了的那天晚上,站在江水里,然后就……max!我当时还想和你说来着,结果被你打断了!”

萧君煌和max对视了一眼,max倒着吸了口气,“你不会认为他……”

萧君煌道,“试一试就知道了。”

max点点头,拿过方才的空杯子,左手指甲在右手手腕上一划,大量的血喷涌出来,落入杯中,还有一些溅在桌子上,楼子疏看得心惊胆战了,心说max刺激受大发了,怎么突然就给自己放血啊。

max将一杯血端到楼子疏面前,“能让它结冰么。”

楼子疏呆呆接过,晕头转向道,“我……我试试……”

他此刻依然红着眼睛,心中想着让他结冰,指尖一碰那杯子,那杯中max的血迅速冻结。

max吓得赶紧缩手,“你你你。你竟然……”

楼子疏问,“你不是说过半血族也可能会有一些能力,我马上就成年了,这有什么稀奇。”

萧君煌抬手按住楼子疏的肩膀,低头凝视他,“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连你也不放过了。”

楼子疏懵了,“什么意思啊。”

max道,“我不会痛,伤口会愈合,阳光也只是会让我虚弱,但是你让我的血冻成冰了,还不明白么,你这能力不止能让你喝上冰镇aB型血这么简单了亲爱的,等你成年可以控制这种能力,你可以轻易杀死任何一个血族,包括我。”

萧君煌道,“如果你被抓去,他们就能利用你的能力除掉我了。”

楼子疏打了个哆嗦,指了指max。

“你,你说过,血族几乎是不会被杀死的。”

max耸耸肩,“恭喜,你成了那个几乎之外,能杀死血族的人。”

楼子疏退了一步,紧张地看着萧君煌道,“我……我不会顺从他们伤害你的!”

萧君煌微微一笑,max道,“好啦,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啊。”

楼子疏一愣,“_”

max拿起冻成冰块的血,轻轻砸了砸楼子疏的头,“你当然不会那么做的,傻子妇,你可以将我冻成标本,自然也能将他们冻成化石啊。”

萧君煌道,“最近你不能再上电视引起他们注意,我正愁给你换个临时的工作呢。我庇护你不被他们抓走,你保护我不给他们暗害,怎么样?月薪五万,做我的保镖吧。”

楼子疏一听那月薪,双眼顿时发黑,想都不想就要点头,max气得够呛,连忙踹了他一脚。

楼子疏被他一踹回过神来,忙道,“五万不用了,五千就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萧君煌看到max不怀好意的笑容,再看楼子疏一脸兴奋,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下一秒,楼子疏果然道。

“你得让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