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0(完)
作者:yy水月 更新:2019-10-07

“多大了还哭。”max身上被锁着,扭过头看楼子疏,说着自己眼圈也红了。

总是有一点儿不正经的,略带醒后沙哑的,温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楼子疏狠狠拿手揉脸,抽泣了一声,确定不是做梦后,停止哭,突然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似的瘫坐下来,满心的悬空都着了地,酸痛的疲惫瞬间席卷全身。

但是片刻后,楼子疏就定了定神,重整旗鼓地爬起来,然后隔着笼子尽最大努力朝max伸出手……

见状max眼圈更红了,刚要说些安慰的话,就发现楼子疏正咬牙切齿地对着自己比了个“凸”。

“渣攻!”

max,“……”

米希尔披着肥肥大大的和服,一路树懒一样挂在萧君煌身上,俩人一进来,就看到楼子疏和max(已长达半小时)的深情对视及无语凝噎,期间楼子疏仍然锲而不舍地朝max比“凸”,左手累了就换右手,右手酸了再换左手,恨不得将中指戳到max的鼻孔里去。

萧君煌,“……”

看到楼子疏,倒是米希尔更激动,他愣了一下,顿时抱紧萧君煌,指着笼子,一脸委屈地含泪道,“就是他!是他说你不吃肯德基的,还说了你一大堆坏话!如睡觉打呼噜,饭前不洗手等。”

楼子疏闻言顿时炸毛,扭过头来对萧君煌急道“没没没!!我没说!⊙﹏⊙b!”

米希尔朝楼子疏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开玩笑的,嗨~!^0^~howareyou~”

“,thankyou。”下意识说完,楼子疏突然瞪大眼睛,“小天使,你认出我是谁了!?”

米希尔拍拍脑袋,“有时候记得,有时候想不起来。”

说着一脸幸福地从背后拥住萧君煌,“是煌把我带来的,说要带我看金字塔。”

楼子疏顿时=口=

“金字塔在埃及啊?”

米希尔眨巴眨巴眼睛,仰头看萧君煌,萧君煌侧过头柔声道,“乖,是他记错了,金字塔在东京。”

说着走到前去拉着米希尔在他身边坐下,朝目瞪口呆的楼子疏扬了扬下巴,对棺材里的max道,“你欠他一个解释。”

max仰头躺着,眼泪滑到枕头上,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从哪说起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封禁我的决定是新审判议会突然下达的。”max动弹了一下,身上的锁链发出声响,“我本来给你留信息了,但是……”

“但是被我全部销毁了,max的信息。”萧君煌接道,“他们对max采取了强制措施,给他注射了虚弱血族的镇静药物,max会沉睡一年左右,等他醒来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早被水泥封死在血族牢房的墙壁里。封禁的期限是三百五十年。没有食物,没有空气,永无止境的睡眠或饥饿。”

楼子疏猛地一震,萧君煌也沉默了,他想起了米希尔受到的惩罚。

自从他对着长老院大开杀戒后,他的头发变得雪白,体内的血皇之血彻底觉醒,血液在体内燃烧的痛苦加上愤怒,使得场面一度不受控制,从没见过种族相残的米希尔当时就躺在棺材里,目睹了一切,大受刺激,萧君煌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迅速离开,以免对米希尔也造成伤害。米希尔被安置在黄金大厦的那段时间,精神状态一直不稳,直到最近在萧君煌的照顾下,才有所好转。

得到max消息时,萧君煌已经控制了亚洲地区的大部分血族势力,并争取大贵族的支持,同时清洗了东京的长老院据点,第一时间将max救了出来安置在这里。

互相残杀是很重的罪孽,因为要杀死血族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血族中再重的惩罚也只是永无止境的放血或封禁,多少年不曾发生过血族如此重大的相残事件,知情的血族都那一天称为东京血祭,并将东京视为厌恶及远离的禁地,max和萧君煌在这里度过了双方都比较危险和不稳定的一段时期,直到萧君煌终于抑制了血皇的暴怒,重新变得理智和冷静,才去黄金大厦将米希尔接了回来。

楼子疏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带回了小天使,却销毁了max给我留的信息。

萧君煌道,“长老院几千年来本就积压了矛盾和分裂,东京血祭之后,第七长老死了,长老院再难以维持,解散后重组了新的势力,不能容忍血皇存在的长老联合大贵族,成立了新审判议会。”

楼子疏道,“……是他们……要关max。”

萧君煌道,“你看max的头发。”

楼子疏看向max,正好max侧过头来看他。

楼子疏心中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更多是一种终于找到他了的难以置信和激动,看到max眼圈红红的,楼子疏盯着他灰色柔软而又顺滑的头发,回想着自己上一次摸到max头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o⊙)?

灰色?而且发尖已经发白,要不是假发,很难人工染出来的颜色。

max道,“很接近白色了是不是。”

楼子疏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沉雨家的那个秘密研究所,他信任萧君煌一定有足够的理由锁住max并不让他接触,但是这个理由……

“煌救我的时候直接与新审判议会有了接触,他除了发现封在墙中的我,还发现了一种新的半血族,雪白色头发的亚种。”

楼子疏大惊失色地看向萧君煌,“电视里报道的那种……他们是半血族!?”

“嗯。”max道,“新审判议会的试验品,将lii注射到人类的身上,不会产生排斥反应活下来的,都成了失去理智的亚种,新审判议会想制造新的半血族,既不会融入人类社会,又拥有半血族的力量,专属于他们对付血皇的军队,但是后来的试验证实,任何血液都不能满足他们的饥饿,新审判议会始终找不到有效控制亚种的办法。你看到报道的都是新审判议会故意放出去的,亚种会无差别攻击人类,但是被咬的人类却不会再变成血族而直接死亡。”

楼子疏一时有些消化不了,“这和你的头发……”

max脸一沉,“……所以,看到人类试验无果的、伟大的新审判议会有了其他的奇思妙想。”

楼子疏心中咯噔一下,隐约有了一个不好的念头。max目光飘渺起来,思维仿佛又回到了他被强制带到新审判议会实验室的那晚,冷冷道,“比如将lii注射到血族的体内。”

楼子疏扶着笼子,勉强支持自己不再瘫倒,眼中max灰色的头发出奇的刺眼,好像直接从喉咙扎进心尖儿,一口气都提不上来。

好半天,才带着哭腔颤抖地问道,“lii是什么……”

萧君煌沉默了片刻,气氛冷到冰点。

“在我在东京失去控制的那一晚,他们弄到的我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