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各处烽火,五影齐聚
作者:狂暴的鱼 更新:2019-10-07

各处烽火,五影齐聚

一处青石峰,乱石嶙峋之间五人环绕而立,在他们中间,虚影起伏,闪烁不定的站着一个人,迷蒙的双眼时隐时现,却似勾勒出一圈圈灰暗的涟漪。

立于东面,粗壮的汉子看了看天上的骄阳,火爆的脾气让他再也不能忍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为我会相信你就是天上这位?”

他的嗓音又粗又哑,几乎与他的身材不相上下,可说出的话却几乎道出了所有人的疑惑,在这个世界上,任谁也不会相信,那位传说中的人还存在,即使最明晓历史与传说的他们,也实在难以相信,这样一位存在于神话中的人重新站在他们面前。

虚幻人影低沉一笑,发出的声音却如同闷在罐子中一样,空洞笨重,说不出的渗人:“我是谁对于你们重要吗?现在我们的对手不只是山下那位?”

西面的瘦小汉子冷哼一声,尖声说道:“我自继任二代水影以来,还从没有和不明来历的人联手过,而且话说,我掌管的水隐忍者村对这战事实在没什么兴趣,他修罗再强,还能打到海上去?”

虚幻人影又是一笑,好似嘲讽一般的看了瘦小汉子一眼,说道:“你二代水影自继任以来,干过一件没好处的事没有?今天若不是看着有好处捞,你会这么眼巴巴的赶过来?”

瘦小汉子长袖一摆,剃刀一般的绷带划破空气,竟发出刷的一声,在他身旁的一块青石应声而断,切面平滑如镜,竟似被打磨过一般。

“你小子不要在这里口花花,要不然我认得你,我的刀可不认得你!再不说点有用的,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他此时双眼通红,满面寒霜,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好似被人跑了祖坟一般。

众人看着他这幅样子,心中齐齐一笑,在忍界,谁都知道,二代水影好利却极要面子,即使干着最不要脸的勾当,也耐不住别人一个白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就因为一个白眼白白惨死。

虚幻人影闻言也不生气,转身朝众人看了一眼,这才说道:“想来大家到这里都只有一个意思,木叶势大,火之国也占着最富庶的地方,这地方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可耐不住他们有一个木叶,还有一个千手扉间,一个后山修罗,千手扉间好弄,可修罗却难除,诸位手段了得,恐怕也知道后山那位到底是谁,也明白他到底有怎样的手段,或许以前不确认,可那夜那一次突袭,各位确认了罢。”

话到此处,他停顿片刻,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显然是认同了他的话。

那夜的突袭,说是扰乱后方,实是打探情报,摆出的虽是独一无二的阵势,可派出的高手却也说不上都是前途无限顶尖人物,唯独沙忍村,自称东道,确实派出几个好手,本以为即使不敌,却也可全身而退,哪想到变化多于计划,参与这行动的人十去七八,要不是有人硬生生拖着对方,他们沙忍村也要落个没下场。

虽然行动是失败了,目的却基本达到,木叶的底蕴被激发,就连木叶后山那位,也弄清楚不少虚实。

说实话,自千手柱间创立木叶开辟新时代以来,这世上高手便层出不穷,尤其是木叶,群星荟萃,风头一时无两,火之国又占据这最富饶的地方,没人忌惮甚至觊觎那是假的,可赖不住木叶高手众多,众人虽有心却无力。好不容易千手柱间死了,又出来个千手扉间,更有一个历经几个时代而不死的神秘家伙藏在背后,他稍微露出的实力便让众人咋舌不已,不愧是曾有机会与千手柱间比肩的人物,虽然实力不一定比千手柱间强,可那股诡异劲,却是实打实的让人恐惧。

所以情报传到各国影的手中,他们眉头紧皱,几经思量,却仍是只能眉头一皱,叹息一声,压制自己的野心,不去思量那件充满诱惑力的事情。

然而峰回路转,此时竟是有一个来历神秘的家伙联合起四国,更说服四影,齐齐赶到这处小山,商量起联手事宜。要是由四国任何一方出面,这件事都不一定能成,四国这些年战乱频繁,死伤无数,仇深似海大概说的就是如此,底下百姓可不会想到什么国家大义抛却生死敌仇,现在却不同,他们四国虽同是发兵,却没有实质上的联合协议,兵锋直指火之国,直指木叶,竟是好不旁顾,这次,四国是铁了心要灭了木叶,吞掉火之国,分刮这膏腴之地。

五人这聚集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字,只是一个小山包而已,而距离此处不远,便是木叶的行军中枢,虎狼聚集之地。千手扉间已死,就好像蛇被斩去头颅,可换上一个新的首领,却并不比原先的木叶弱上分毫。

五人齐齐看向山下,不由自主的皱眉,看着那排列紧凑,结构森然的忍军军营,这才想到那位头脑的出身---旧时代起便以稚嫩之身挟大势征战天下的军事强人,史书上没有记载他的功绩,可在场的又哪有一个糊涂人,怎会想不到隐藏在那层层阴霾下的真相?

“厉害,真是厉害!看他这排兵布阵,竟是大气凌然,脱去了忍者规模狭小的局限,以数百人之姿,散发出数千人的气势,他是怎么做到的,即使是忍者时代以前,也很少见到这种态势。”

立于背面,一个枯瘦的小老头咋舌不已,他活了五十几年,最近才硬生生磨山了影的位置,丰富的阅历,让人不可小觑,实力未必最强,可手段与见识可可少有人可与其比肩。

他话一出口,诸人脸色愈发难看,只是狠狠盯着远处,细细打量,不住的推敲,思索突破之道,他们虽是新时达的人,可大多经历了旧时代的考验,虽是此时的战斗模式已大不相同,可还是习惯性的运用军法之道却揣测,推敲。

低沉一笑,虚幻人影沙哑闷沉的声音传开,竟是带着戏谑之意:“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这些东西?还没明白,实力这个东西在不同时代的意义?”

四影齐齐回头,疑惑的看着他,静待下文。

虚幻人影走到山边,同样看着拿出军营,继续道:“时代已经不同,这注定不是一个凡夫俗子的战场,他们的胜数只系于那一人之上,那一人败,便是全军败,那一人胜,便是全军皆赢,其他人物,差一线,便是天堑,便是不值一提,到了你们这个地步,难道还看不破这个道理?”

他回头看向四人,继续道:“问题是,合你们四人之力,敢不敢与他一战!赢,便是璀璨辉煌,而输...呵呵。”

最后那两声呵呵,渗人透骨,令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一人便忍不住说道:“既然你自比天上那位,为何不亲自上场?若是你真有那种手段,如何还要借我们的力量?”

虚幻人影眼光一闪,看着诸人脸上的怀疑,也不迟疑,笑着说道:“谁说我不会出手?我只是不想白白浪费力气,话说,你们又想吃肉,又不想出力,莫不是真以为这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说道此处,他语气一沉,阴森恐怖之处,竟是尤甚之前,呛的众人都没了脾气,说到底,这人出现的太过奇怪,而手段也太过诡异,四影搞不清他的来历,也弄不明白他的力量,而唯一知道的,便是他真有对付木叶修罗的决心。这程度的答案,便已让他们安心。

更何况,在这人物的身上,他们总有一种看到死人的感觉,一个死了很久的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