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第303章一战功成(终)
作者:蟠龙 更新:2019-10-07

.极乐教主完全没什么反应,只是任由这些腥臭的液体洒到自己的身上,等得醒觉过来,再试图躲闪时,却哪里还来得及,那些黑黑臭臭的液体,立即就将极乐教主的一身衣服化掉,侵入到身体上面。

惨叫的声音,从极乐教主的口中吐出来,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一教之主,会发出这样凄惨的叫声,这种叫声是如此的令人难以想像,就是了歹毒的邪派妖人,听着这再像普通人类的声音,直如九幽之地钻出来的厉鬼叫喊,一个个都是忍不住将脖子缩了缩。

再看极乐教主,在这些叫声里面,化作了一缕缕的黑烟,甚至连脓水都没有化出来,就这样的直接被烧成了黑烟,可见从巴青口中吐出来的的毒液是何等的厉害,到了这种时候,极乐教主的元婴如何还不知道逃出,就在其全身即将化掉,只留下一个去掉了半边的骷髅脑袋时,赤身**的小人,极乐教主的元婴,终于放弃了自己的肉身逃了出来。

这让一群脸如死灰的邪派妖人,略微的恢复了一些血色,无论如何,到底是一教之主,没有转眼间被别人弄得形神俱灭,多少保留了一些邪派妖人的面子,使得他们那意图退缩的心,又变得活动起来。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巴青的手段,将一辈子都有可能不催动出来的毒液吐出后,巴青就密切注视着极乐教主的动静,看到极乐教主的元婴遁出,早有准备的巴青,催动出一大片的银光。往着那赤身小人当头罩到。

也不管对面地邪派妖人是如何的咬牙切齿,更懒得对方地高声喝骂。巴青双掌一合,那罩住极乐教主元婴的银光发出一阵剧烈密集的响声,片刻间就将那家伙炼制成了一颗圆滚滚,滑溜溜的一颗元珠,嘴巴一吸!就送进了自己肚子里面。

邪派妖人虽多,也不乏积年的老魔头,哪里见过正道中人,活生生的炼制邪派人等的元婴的事情。极乐教主那么一个大活人,只在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里面,就变成了一颗小珠子。所带来地震撼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整个正高声喊喝。怒骂不止的邪派妖人,忽然就变得鸦雀无声,突然安静下来。

‘惨’实在是太惨了……所有邪派妖人,特别是极乐教主座下。发现自己地教主被人炼制成了元丹不说,还被活生生的吃了下去,那心里地难受就别提了,更有不少情绪激动的门人,在回神过来,连哭带闹的要求出战,替其教主报仇雪恨。

巴青呢,浑然不理睬这些喧哗的家伙,只是看定了对面的一众邪派妖人。在丘山邪魔地压制下,并没有人冲过来后,便冲着对面点了点头,身形一闪,重新变回了人形,回到了刘青等人的身边,再一张口,那颗明明被吞进去的元丹又吐了出来。

“门主,这颗元丹,我是用不着,还是留给你们谁来收弟子的时候,送给他们吃吧。”巴青当然没有真的吃下去,别说是巴青现在不再需要利用元丹来增加功力,就是需要,巴青也不愿意这样随便的吸收元丹的力量的。

看着巴青笑呵的递过为元丹,刘青等人,这才确认刚刚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大家眼中的幻像,让人担心了半天的巴青,终于是在取得了第二场比试的胜利后,安然无恙的回转过来,这使得有字无名门的一众人等,在安静了片刻之后,发出如雷的欢呼声音。

这种胜利,无疑是有决定意义的,这意味着,有字无名门的众人,只需要再取得一场比试的胜利,就可以获得所有的胜利,邪派中人受到这次的重创,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再对正道中人造成威胁,想想这样的事情即将发生,谁还能够着冷静得下来呢。

好在这个时候,邪派妖人还处于一种集体失语的状态之中,并没有人还能够发起偷袭,谁也不能够相信,那么厉害嚣张的极乐教主,就这样的被人消灭,如果说幻音神君和幻影神君的失败,仅仅是让邪派妖人感觉到了震惊,让人重新的认识了有字无名门的实力的话,那极乐教主的殒命,则是基本上摧毁掉了邪派妖人的争胜之心。

“刘门主,第二场比试又是你们胜利了,下面就由我出来代表,不知道贵方的人选是哪一位,刘门主是不是有兴趣,陪我玩一玩呢?”丘山邪魔越看越觉得形势不妙,连极乐教主都身死当场,顾不得再考虑什么,大踏步的就走了出来,虽然还是自己先说出作为代表的意思,话里话外,却是要赶着刘青上场。

极乐教主可是打的好主意,看着刘青的年纪不大,功力应该也不深厚,只要借着这个机会,将刘青激得上了比试,凭着自己的力量,杀死或者杀败刘青,就能够挽回己方的信心气势,相反,如果自己这边输了,等于就是一切都没有了,自然不放心再让其他人上场。

丘山邪魔这么一挑战,立即就让邪派妖人那边悲痛难过的气氛,有字无名门这里欢庆的情形,一下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邪派妖人那里,当然是为丘山邪魔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站出来而高兴,而有字无名门的众人,则是禁不住为刘青担心起来。

大家谁都知道刘青的性子,断不可能不答应对方这种差不多是明着挑战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如果刘青有一点点的退让,恐怕以后刘青都会要难过一辈子的,就算是拼了性命,刘青也是会要上的。

果然,一众有字无名门的同门才转起了这个念头,刘青已然是轻轻的笑了起来,浑然不将自己即将面临生死的考验放在心上,郎声回答道:“丘山邪主相邀,我这里要是不奉陪。未免太让人失望了一些。”

“各位同门,小心对方的异动。万一出现变故,只管按照来之前决定的事情动手,万一我没有支持得住,有个什么好歹也请同门将这个比试继续下去,无论如何不能够堕了有字无名门的威风。我的位置,暂时由左行使者云飞风代替。”

临出去之前,刘青快速的向着众人交待了一声,也不等谁来阻挡,催动着自己的真元力。就往对面的比试地方飘了过去,在这个时候,除了和对方硬拼硬耗。刘青也没有想太多的事情,毕竟暂时有字无名门还是占了上风。

对面的丘山邪魔。不过是作这种万一的打算,并没有真的奢望刘青会出来应战,在丘山邪魔看来,以刘青的功力,似乎还不是自己地对手。对面阵营里的老头子一大把,随便抓一个出来都可以应付自己的挑战,就算落败也不会损害到刘青分毫,自私自利地丘山邪魔以这种心态衡量刘青,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没有出现,刘青这样地站了出来,竟然就那么的呆了一呆,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后生可畏’,丘山邪魔的脑子里,只是涌出一句这样的话来。丘山邪魔不相信,对面的刘青不会不知道双方地实力对比,但还是毅然的站了出来,这种决心至少丘山邪魔是做不到的,现在的丘山邪魔被弄得亲自下场,不过是被形势所逼,并不是其真的想出来拼命。

相比之下,双方的高下立分,感受到这些丘山邪魔,明明站在敌对的立场,也禁不住暗暗佩服刘青,如果邪派妖人中有这等人物,恐怕正道早被完全的压制,又如何会像现在这样,明明正道的力量大不如前,邪派这连带是连连败北。

收束了心情,丘山邪魔在刘青赶到比试的地方以前,也清醒过来,不见丘山邪魔如何的作势,仅仅是心念到处,整个人就化作一块黑云,飞快的飘了起来,掠过半空,就那样的停在了刘青的面前,而且还是恰恰和刘青同时到达。

这在不知道的邪派妖人眼中看来,丘山邪魔似乎是刻意控制,要营造出来一个这样的效果,一众邪派妖人禁不住放声狂呼起来,仿佛这场比试的结局已然分晓,丘山邪魔肯定会取得胜利一般,这种情形,让观战的有字无名门一众人等,心里也泛起了不妙的感觉。

丘山邪魔可不同于极乐教主,那是真正的积年老魔头,也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每一次的正邪比拼,丘山邪魔总是能够躲过劫难,无论门下如何的凋零,也能够东山再起,凭着这一点,从过往的经验看,单单不以个人感情来衡量,丘山邪魔的赢面多占了一些。

当然,这也就是众人最坏的打算,有字无名门的众人,对于刘青的信心还是比较足的,这并不是一种盲目的自信,而是建立在对于刘青的认识上面,要知道刘青可是身怀两件天下最厉害的法宝,一个善攻一个善守,只要刘青本人不出什么问题,相信丘山邪魔还是没有办法真正伤害到刘青的。

只是话虽然这样说,但众人的心里,对于丘山邪魔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对手,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生怕刘青会一意急于求胜,反而是中了丘山邪魔的诡计,那后果就不是现在可以想像的了,因此众人左思右想,一会觉得没有问题,一会又觉得刘青这里麻烦,实在是关心到了极点,本来正确的想法,也变得糊涂起来。

还好,刘青自己并没有这么多的杂念,一旦和丘山邪魔照了面,刘青就全部的调动起来,不仅仅是体内的真元力,包括那强大的神识,也被刘青极大的调动,只差没有再次的离开身体凝聚起来,强大的神识无声无色的围在了身边,将所有方位全部挡住,不留下一点缝隙给丘山邪魔以机会。

刘青可是不敢大意,谁知道这丘山邪魔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术法,可以伤人于元形的那种,对于自己的神识,刘青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催动起来,任凭丘山邪魔玩什么花招。也是不可能躲过神识的察看地。

应该说,刘青这个心思一点也没有白费。甚至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比试的进程,刘青地神识刚刚围在了身边,就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袭了过来,像是阴风一般的玩意,不露声色的从丘山邪魔那里涌了出来,朝着自己这边悄悄的攻击。

而此刻丘山邪魔的脸上,还保持着那一种看起来十分和气的笑容,谁也想不到,在这样的笑容之下。竟然隐藏了一颗邪恶的心灵,正悄悄的向着对面地刘青,发起了最卑鄙无耻的偷袭。不是刘青的神识散了出去,哪里感受得到这种阴暗到了极点地攻击呢。

一旦刘青中计身死。即使是有字无名门的众人,也不可能发现什么异样,就更加别说身后地邪派妖人,根本就曾注意这么多,仅仅纳闷于丘山邪魔忽然转变得异常平和的性子而已。

想到这些。刘青不禁暗暗的恼火,这邪派妖人就是邪派妖人,一点也没有名门正派的风采,丘山邪魔听其说话,还是属于那种大大方方的人,哪里知道对方也是暗中设下这样地毒计害人,刘青冷哼了一声,也不说话,更不会这么早的露出自己神识的强大。而是将随身携带的杏黄旗催动起来,化作一片耀眼的黄云,护住了身体左近。

黄云刚一出现,那边若无其事,其实却是在暗中下手的丘山邪魔,便如受重击,从口中吐出一团黑血出来,那种*意惊人!阴风阵阵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不见,显然是受到了杏黄旗的反击力量!已然受了不小的创伤。

不过,还非得说这家伙是积年地魔头,就这样的伤害,硬是在其强行呼出几口泱气以后,就变得无足轻重,那难看一些脸色,就变得自然起来,也不答话,只将手一招!冲天的黑气从其身上涌现出来,瞬间化作一道十多丈长的剑光!划出一道黑得吓人的弧线!往着刘青这里当头斩下。

瞧这意思,丘山邪魔居然是要凭着深厚的功力,硬打硬的压制住刘青!对于丘山邪魔这种自以为然的想法,刘青毫不畏惧的催动了蟠龙神剑!有杏黄旗的护体,以刘青现在的功力,并不惧怕任何攻击。

而刘青要求的,显然还不是这么多!打定了和对方以攻对攻,蟠龙神剑闪现出金银夹杂的光芒!和那丘山邪魔放出的飞剑斗在一起!巨大的撞击声音,不停的从双方的接触中发出,无论丘山邪魔怎么的催动力量!那黑气就是不能够冲出蟠龙神剑的抵挡,别说伤害到刘青,就是接触到杏黄旗放出的黄云,也是势所不能。

丘山邪魔看了半天,觉得没有胜过蟠龙神剑的希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继续保持着对蟠龙神剑的攻击之后!丘山邪魔再次的吼了起来!浑身的黑气不再是四处乱窜,而是一齐往着身体里面钻出,只见明明是好好的一个丘山邪魔,就在这吼声之中,化作了一把巨大的黑剑!悬在了空中。

“第二元神?”刘青也是吓了一跳!本来还以为是类似亍鹤炎子长老他们的剑灵之体!仔细一瞧却是不像,灵光闪现之时!就明白过来!这丘山邪魔居然是修炼成了最难炼成的第二元神,等于是有了两生性命!怪不得这样的嚣张!原来如此。

眼见那家伙暴走在即,蟠龙神剑急切间收不回来,刘青就只有将自己身体里的幻影神针催发出来,无数根细小的神针,围着刘青身体外面游动起来!跟着所有的有字无名门的同门身上!也是涌现了许多的幻影神针,不受控制的朝着刘青这里飞了过来。

而那丘山邪魔的化作的黑色巨剑,也差不多从空中斩下,正劈在了杏黄旗弄出来的黄云上面,众人只觉得一阵阵的地动山摇,整个山腹里面!都响起连绵不断的回声,那一直没有受到过破坏的黄云,杏黄旗的守护力量!硬是被丘山邪魔这全力一击,给驱除了不少!整个杏黄旗上的光芒,也变得黯淡了许多。

生怕自己的杏黄旗会受到损伤的刘青,再也等不及幻影神针的全部聚集!将大部分的幻影神针一次性的催发了出去,目标正是那再度抬了起来,又想重重斩下的黑色巨剑。

幻影神针是何等的法宝,等于是绝大部分的幻影神针!一次性的用来对付丘山邪魔,就算是其是苦心炼成的第二元神!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也只有悲鸣一声,在空中迅速的消散。

与之相对应的是!蟠龙神剑也奋起神威,将那把已然失去控制的飞剑斩落,变成了凡铁一块,趁胜追击的蟠龙神剑,在那黑色巨剑消失的地方一划而过,又一声惨叫传出,丘山邪魔的身影,再一次的显现出来。

只是这一次,丘山邪魔已然没有了人样,整个人都走了形,勉强能够凭借破烂的衣服,辨认出丘山邪魔的样子,没想到会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的丘山邪魔,发起最后的咆哮声后,再爆裂开来,消散在空中。

“快走!”终于取胜的刘青,都来不及和一众同门欢庆,耳朵里面就听到了一阵更加剧烈的爆炸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心头暗震之时!急忙大叫,也不管邪派众人是如何的逃散,催动着蟠龙神剑,将所有同门一齐卷起,沿着来路就退了回去。

五场三胜!有字无名门已然取得了胜利,对于现在的混乱局势早有所预料的刘青,做起这等退走的事情来!当然是轻松无比!而那些邪派妖人就不一样了,有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窜,哪里还找得到出路。

即使有少数机灵的!试图跟着刘青等人退走,又如何有刘青的蟠龙神剑的速度,再说也抵挡不住即而来的可怕爆炸!一个个就这样的被深埋在山腹里面。

等得刘青等人逃出来一大半时,后面的邪派妖人的喊叫声音!已然不可听闻,不用说了!这些邪派妖人准备算计众人的机关!却是被其自身受用,那临死前拼命催动禁制的丘山邪魔,想必也不会想到,最后谋害的,都是自己的门人弟子,亲朋故旧。

“门主!此战过后,邪派妖人的主力大半消失,我们正道的兴盛,就是肯定了的吧。”刚才紧张得要命!代行刘青权力的左行使者云飞风!在大家都远远的观看平空矮了一截的少室山,陷入深思中时,禁不住高兴地说了起来。

“也许吧!邪派余孽还有不少,你我都要努力!不过邪派大损之后!北元将无爪牙帮助抵挡义军,这乱世总应该结束了,普通的老百姓!又能够平平安安地活着吧。”

刘青瞧了半天!也没有一个邪派妖人逃出来,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心里,全部都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充满了对于太平盛世的渴望。

众人默然!少室山的另一边!那高挂在天空的日头已然西沉!只留下一抹残光,透过重重的云彩,照在众人的身上,映得大家红艳艳的一片!显得迷离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