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猫鉴实录
作者:秋硕 更新:2019-10-07

  [[[cp|w:210|h:140|a:c|u:]]]

  柳青连连后退,也多亏她身手敏捷才没被咬着。“萧影,你怎么了?“柳青担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突然想咬人,我不会是中毒了吧。“萧影也对自己突然出现的动作感到不解。

  “可能和你脖子上的伤口有关,伤口周围发黑,看样子中毒了。这可怎么办?“柳青着急地说。

  “中毒就中毒吧,没什么了不起的。“萧影平静地说。她经过室内人天的劳累和惊吓,好象有已经看开了很多。

  “你别动,我帮你吸吸毒吧。“柳青过来看着她的脖子说。

  “我已经中毒了,没必要让你再中毒吧,算了。我只是觉得伤口周围有点麻麻的,没有别的不舒服感觉,也不怎么疼的,应该没事吧。“

  “我的背上刚才也被咬了,如果真有毒的话,我可能也中上了,听话,我帮你吸吸。“柳青边说边爬在萧影的脖子上,用嘴吸了大大的一口黑血,吐在了地上。再吸两口,伤口周围不再发黑了。

  “别吸了,你的嘴在人脖子上这么吸,痒痒的,怪不舒服的,这儿已经有点疼了,别吸了吧。“听萧影这么说,柳青再看看伤口,见周围的黑色完全消失了,才觉得放下心来。

  萧影要看看柳青背上的伤,柳青觉得自己的伤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说没必要。萧影强行从后边拉开柳青的衣领,看了看,刚才柳青被咬时隔着衣服,并没被咬破皮肉。

  柳青过去,在刚才她们钻进来的洞壁上,从左到右地敲了个仔细,没发现有出口。两人相互望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向两边找找,说不上会有别的出口的。“萧影提议。

  柳青点点头说:“这洞里的空气一点也不闷,肯定会有出口的,我们边走边感受一下哪儿有风,有风的地方,肯定是和外边相通着的。“

  两不不敢向洞的深处走,可这边的洞壁已经被她们找遍了,那山石长得连一点缝隙都没有,更别说出路了。刚刚前边有两个洞口,一个她们已经进去过了,碰上了几个小孩变成的猫怪,还有一个,她们是原不敢进去的,萧影向里照照,里边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可她的头伸进去后,似乎感觉有一股凉风拂过面孔,甚至她的头发也被吹得动了动。   “这洞里有风。“柳青也感觉到了,悄悄地说。

  “可是谁知道边会出现什么怪物。“萧影担忧地说。话还没说完,她自己先钻了进去。   柳青紧紧在后边跟上她,说:“你慢一点,等等我。“

  这洞很长,刚进来时四周就是不太平整的山石,走了一段后,就有叉路了,出现了洞中洞。主洞里看起来似乎有人走过的痕迹。边是偶而出现的小洞,地面上乱石林立,不象有人进去过的样子,两人也不敢向里走。

  一会儿,她们听到了水声,前边又出现了岔路,一条向上,另一条向下边延伸。她们延着向上的路向前走,走着走着就发现洞的一面没有了洞壁,向下边悬空,感觉象是山边倚悬崖开凿的栈道一样,过上一段会宽阔一点,甚至形成一些大小不一的楼阁一样的空间。她们的电筒在山洞里显得非常的昏暗,只能照到三米左右。悬崖的下边只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手电照不到有多深,向上,也同样是照不到洞顶。这种感觉就象是在漆黑的夜晚走在山崖边的小路上一样。

  她们小心地向前走着,把听力发挥到了极致,随时准备应付突然出来的偷袭。萧影看起来要比柳青放松些,她说以前去过什么地方的大佛洞,在里面的感觉象极了现在这样。不过当时手里拿的是强光电筒,要比现在看得远些。靠洞壁这边的有时候会凹进去,形成房间一样的山洞。每走到这些地方的时候,她们就高度紧张,先用手电照照里边,确认里边没藏的有什么东西,才慢慢的走过去。

  越向里边,洞里的气温越低。下边的水响声也更大。她们觉得是延着地下河向下游走。柳青说这河水总有淌出去的地方,顺着地下河走,肯定能找到出口。

  萧影在前边突然停了下来,用电筒照着一边的洞壁,柳青顺着光线看过去,见洞壁出现了个小的洞口,萧影正爬在洞口,看着里边。

  柳青上前来,也爬在洞口上,问道:“里边有什么东西?“边说边向里看,只见里边的山洞四四方方的,象是房间一样,还摆着桌凳。显然是有人曾经在这山洞里住过。

  两人疑惑地相互望望,虽然很害怕里边出现什么怪物,可还是被好奇心驱使,决定进去看看。这山洞大约有十几个平米,进来后完全感觉不到是山洞,四周的墙壁相对光滑平整,整个空间呈四方形,除了刚刚她们钻进来的小洞,看起来就是一个密室。密室里放着一张结实厚重的木方桌,还有四个长条柴凳。摆放的样子,就象是古代人家围桌吃饭时那样。更为奇怪的是,桌子上还零散地放着几本书和一面圆形的,生着绿色铜锈的东西,背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纹图案。

  “这是什么破铜烂铁啊,都锈成这样了,可惜。“萧影拿起圆形的物件,见圆形的中心部位是一个怪兽的头,象是从里边伸出来的一样,很是逼真。再仔细看看,有点象是雕刻夸张的猫头浮雕。四周是些葡萄样的浮雕。翻过来,另一面比较平整,周围满是铜锈,中央部分黑黝黝的,象深不见底的深潭。

  “别动,这应该是铜镜吧。“柳青看着那圆圆的东西说。萧影翻来翻去地看着,问道:”古代人就用这个来照镜啊,能照得出来么。“

  “这东西可是件古懂了,不过我们都不懂。我觉得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作用,也有可能是件法器。“柳青认真地说。

  萧影把铜镜重重地放在桌子上:“都锈成这样了,还法器,亏你想得出来。咦,这儿怎么会有这书?“

  萧影边说边拿起桌子上的一本绿色封面的书来。柳青看那书的封面,完全是现代的,再看看书的封面,竟然是本《博尔赫斯谈艺录》,急忙翻开看看出版信息,竟然是2005年12月印刷。从这山洞的情况看,起码应该有几十上百年没人进来过了,可出现了这本现代的书,让两人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是谁最近进来过,还带本书到这山洞,不知道是啥意思。“萧影嘀咕着说。见桌上还有盏油灯,柳青试着用打火机点了下,没想到点着了。

  油灯如豆,照在密室里,显得很是诡异。为节约电池,萧影关了手电,把玩着刚刚放在桌上的铜镜说:“你说这东西会不会很值钱,值上几百千十万的,我们可就发了。那我就买上几套房子,自己住一套,别的出租,俺也美美地当上一把出租婆,就吃房子的租金,不再当上班奴了,别提有多美了。“

  “做你的千秋大梦吧,你没觉得这房子里放的东西有些奇怪吗?这儿可能是重要线索。到底是谁把这本现代的书拿进来的啊,你知道这本书吗?”柳青心事重重地问。

  “博尔赫斯,一个阿根迁怪老头,诗人。这书我没读过,他的东西太深奥,我是读不懂的。”萧影边说边拿起另一本看起来非常古旧的书来,“哇,线装的古本,说不上是啥孤本书籍,这下可发了,咦,这书名叫什么来着,‘猫鉴实录’好怪的名字“

  柳青只怕她粗手粗脚的把线装书弄坏了,让她轻一点,“在古文中,鉴就是指镜子吧,你看那铜镜后边有个猫的脑袋,可能就是猫镜吧,这书和这镜子有关。我们可能是真的找到线索了。“

  萧影翻开书,见里边是繁体手写竖版的字,用毛笔小楷写得极是工整:万物皆有灵也,是故九孔之物,皆能成仙。猫狐灵兽,善跳窜,长于爬扑,灵瞳变幻,传为九命。昔宇宙洪荒,人兽相争,猫助我类,窜猛兽于山野,驱雕枭栖于高树,然后乡野靖宁,百民安乐。————————

  萧影看了前边几行,那竖版排列的字看起来很是费眼睛,加上那文言文的内容,她看得更是半懂不懂的,就没兴趣读下去了。桌上还有一本书柳青拿起来,见封面没有书名,她从包里翻出了个塑料包装带,把几本书谨慎地包了起来。再从萧影手里夺过铜镜,也装了起来。   “这镜子是我的,你不能跟我抢。“萧影着急地说。

  柳青白了她一眼说话:“看你财迷的样子,如果这镜子真的不是什么线索,真的是古懂,都归你行不行,哪怕百万千万,我也不要一分。“

  “那不成,如果真值钱,我们就一人一半,值上一千万的话,我们每人五百万,我就可以好好的当当收租婆了。“

  “别做美梦了,我们快出去吧,现在天都快黑了,我们找不到出口的话,就得在这山洞里过夜。“柳青催她说。其实在这山洞里,白天和夜晚也滑什么区别。

  “对,我们得赶快找到出口。”萧影边说边站了起来。还没完全站好,她就突然觉得头昏,摔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柳青大吃一惊,蹲下一摸,萧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发烧了,额头滚烫,面颊被烧得绯红。在山洞里光线很暗,柳青刚才并没有看清。

  柳青着急地用指甲在她的人中狠狠地掐了几下,萧影慢慢睁开了眼睛。“我可能又发烧了,我这破身体真不争气。”萧影虚弱地说。

  “这儿很干燥,你先在这儿躺着休息一下吧。”柳青把包放在萧影的头下当枕头。想找个什么东西给她盖上,可翻遍两人的包,什么可用的也没有。柳青咬咬牙,把自己的上衣脱了盖在了萧影的身上。   “青儿,我这破身体拖累你了。”萧影有点歉意地说。

  柳青让她别说话,躺下休息一会儿,发热看能不能过去。萧影也实在是累了,躺在硬硬的地板上,一会儿就打起了细细的鼾声。

  柳青从包里拿出那本叫《猫鉴实录》的书来,她的古文功底并不好,可是她翻开书的时候,好象自己以前就懂书中的内容一样,这是一本猫镜秘术的书,书中说猫是灵兽,善行数变,跳跃如风,眼睛能致人进入幻觉,所以民间多有人畜养猫鬼来害人,然后详细地说了畜养猫鬼的方法,并回顾了隋唐时代民间养猫作崇的历史事件,柳青看得入迷,似乎书中所记,都曾有人告诉过自己一般。她合上书仔细思考,不由得记起了昨天晚上在荒坟借宿,遇上的那老婆婆。她可以肯定是那老婆婆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方法,让自己不知不觉中,有了一定的灵异能力。早上起来后她就不由自主地双手做着自己也不明白的手势,然后在洞中遇上小孩猫怪后,情危之下,指着一弹,击退了猫怪的袭击。难道这本书和那坟中老妪有关系?

  正在沉思的柳青突然听见寂静的山洞出现了一些响动。她惊惕地合上书,包装好放进包里,侧着耳朵细听。远处似乎出现了脚步声。睡着的萧影还是满脸绯红,她睡着有一个小时左右了。听外边的脚步声慢慢接近了,好象是有人有意掂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向这边摸了过来。可是山洞里过于寂静,这种掂着脚走路的脚步声,听起来更让人恐怖。

  柳青悄悄摇醒萧影,萧影刚要张口说话,柳青捂住了她的嘴,做个禁声的动作,指了指洞外。萧影也听到了那慢慢摸过来的脚步声。两人做个手势,藏在了小山洞入口的两侧。柳青手里搬了个柴凳,举得老高,随时准备打下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柳青和萧影藏在洞口的两边,紧张得不敢大声出气,萧影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胸膛。逼近的脚步声象猫一样轻,很谨慎地慢慢向她们呆的山洞摸了过来。柳青手中的柴凳已经举得手臂酸痛了,手上也湿湿的满是汗水。她看见一束强光突然射进了山洞,然后一个脑袋鬼鬼祟祟地探了进来,柳青想也不想,手里高高举起的柴凳用力地砸了下去。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