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十九章崛起
作者:懈步亭 更新:2019-10-07

当一种生活习惯蟹后,大多数人不喜欢去改变它,或者说下意识的去维持

着。这种便叫做习惯性生活方式。因为这种方式,使我们安逸,但也缺少了生活中

的许多漏点。很多时候让我现,原来世间的一切,生活是最难最有学问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朱熹语录

沈墨香双眼紧盯着落下的弯刀。脚下不见幅度多大,人已斜移出三米。虫奎

的马头愣了一下,心下明了这塔纳塔部族的马头武功高强,让他想破头脑也想不出

为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部落会有这些好手?

虫奎的颓势早已在阴阳子,李巨孽,无名,孤狼,哈坦克的强力攻击下注

定,他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部族的精英勇士在他们手中会是如此不堪,这时他

只能期盼自己力挽狂澜。心坚定下来,弯刀毫不停顿的向沈墨香身上击去。手法有

如风吹狂沙,阵阵刀气释放,封锁住沈墨香。十刀,三十刀,五十刀。沈墨香只是

躲避,仿佛一根随风飘动的羽毛,又或者是浮萍,杨柳梦4身体总是随着虫奎部族的

马头的刀气飘荡开去。每次不多不少均是三米。

虫奎马头心下出现一丝浮动,他耳边不断的想起自己不足勇士的怒吼声。每吼

一声自己部族的勇士便被击倒一名。为什么?为什么在草原如狼如虎的虫奎部族会

这样?他不敢想下去,他已经乱了。

而沈墨香的脸依然波澜不惊,他冷冷的看着虫奎马头,只是躲避。沈墨香临上

场时朱熹盼咐过,要让整个虫奎部族倒在塔纳塔脚下,所以沈墨香在等,他要看着

虫奎没有一个人能站在场中。他不会轻易的拿下对方马头让这场他们的表演赛如此

轻松的落幕。

老威利看着场中,看到如此情景,忐忑的心终于被激动兴奋所代替,此时的

他早已想不起那叫龙三的男人究竟有什么阴谋。他只知道塔魏塔的崛起到来了,经

历多少代,从他威利的手中崛起,他将是部落的英雄。永远的英雄。

哈卡看着左王阴冷略带残忍的脸小声道“王爷,虫奎这些个饿狼输也输的如

此逼真,看来他们对王爷的话犹如圣旨一般。”

“哼。输?他们是真输,这些狼怠子根本是在向我证明他们的价值。可

惜。。。。”左王看向在老威利身边含笑而立的朱熹。眼中转过一丝寒意。“一匹

听话又没牙的狼对本王已经没用了。收回虫奎部族的一等牧场,让他们去边睡的三

等牧场去,算是对他们不听我话的惩罚。如有反抗。。”

左王没说下去,可哈卡服侍自己主子多年,从主子眼中的寒气可看出,如果

虫奎作出反抗举动。那他们一族只有被左王扼杀的份。哈卡不仅暗自摇了摇头。

场下虫奎部族最后一名勇士被无名一拳击倒,无名畅快的长啸一声。所有塔

纳塔部族战士均向沈墨香方向走去,他们形成一个圈,走的并不快,可塔纳塔的勇

士早已因为这场战斗的洗礼,让他们抛却了恐惧,让他们真正的知道自己部族是强

大的,就连虫奎这个刺马大会前三的部落也被他们轻易踩在脚下。

黑压压的包围圈,慢慢包围过来,虫奎马头早已绝望。看着躺在地上不知死

活的同伴,他心中啼嘘不已,为何不听王爷的?他们想告诉王爷自己部落永远是草

原最强悍的饿狼,而塔纳塔却告诉他们。他们部落的好日子到头了。虫奎马头很后

悔,可这不是梦,没有扳回的可能了。他四下看去,看着曾经自己部族生在别人

身上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虫奎马头无奈,为了自己的族人,他必须死,应为这样才能保存最后一点英

名。他眼中冉起一丝狠厉。手中弯刀抹向自己的脖子,鲜红的血从他的颈部涌出。

片刻已染透全身。而塔纳塔部族的战士,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并不怜悯,如果今

天输的是他们,他们也会死去。只是对这个马头生起一丝敬意罢了。

此时会场一片安静,认谁也想象不到,如此强悍的虫奎部族会如此完败,而

屹立在场中的塔纳塔勇士,那伟岸的身影映入他们眼中。草原人崇尚强者,他们不

会去怜悯战败的人,他们只会为胜者欢呼。。

塔纳塔部族的勇士走下来时,看台上那些草原少女频频向他们抛花环,这是少

女示爱的表现。这可美坏了塔纳塔这些个小伙子们。也让他们信心爆棚。如果这样

一路胜下去,若是拿萝胭军。那将会是什么场景?一个连能参加比赛就感到很荣幸

的部落,现在想的确是冠军,这就是人心。

老威利早已跑下去迎接他们的勇士。早已忘记那龙三可能有的诡计。朱熹笑着

搂住身边的南宫琴,南宫琴双颊顿时排红,却没有躲闪,一旁的司徒倩笑骂道“死

猴子,跟琴儿亲热晚上回家去亲,别在老娘身边看着烦。”

被司徒倩如此说,朱熹哈哈大笑,南宫琴却羞的无地自容。沈墨香四人与孤狼

来到朱熹身边。无名爽快的道“三哥,真爽啊,好久没这么打了,下次你可还得让

我上啊。”

“那得看你的表现了。”朱熹看着无名邪邪的笑着。

无名也不在意,同朱熹在一起时间越长,越知道他们这个少主绝对不会让自己

人吃亏的。

沈墨香放低声音道“少主,逍遥王在看你,”

朱熹点头道“我早就看到了,逍遥王现在还没有真正相信我,我猜的没错的

话,今晚他还会找我谈谈的,逍遥王是个有野心有头脑的人,他绝对不会放弃我给

他的这个机会。”

“少主。墨香知道不该多问,可是您这样帮助逍遥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朱熹信心十足的笑笑道“放心吧,到时我会告诉大家的,等逍遥王胜利了,也

就是我们回中原之时。”说道这儿,朱熹眼中闪过无数画面,有朋友,有亲人,还

有敌人。

“三哥,刚才逍遥王派使者来,说晚上设宴为我们庆功。”孤狼走到朱熹身边

道。

朱熹嘿碘一笑道“好。。那咱们就好好吃他一顿”,,。

然后又大声喊道“兄弟们,今晚谁吃的最多,我就让李先生将他的双锤绝技传

授给他。”

众人一听,顿时欢呼,大家都崇拜天生神力的李巨孽,跟他学艺那是梦寐以求

的,哈坦克冲过来道“她的,我中午不吃饭了,等着晚上吃他一头羊。”孤狼过来

后板着脸冷冷的道“我吃一多笋卜。”

“靠,你个死孤狼,你都有龙三哥授意,你还跟我抢?我他妈豁出去了,我就

是吃死,也要吃过你。”

看着这些青年们如此兴奋,朱熹等人也是哈哈大笑。话一贯不多的阴阳子笑道

“少主好计谋,看来这技艺只有三师弟教他自己了。”

李巨孽看着自己的二师兄汕汕道“怎么弄的像我挺能吃的似的,我才能吃三

只羊,多么?”

李巨孽话音刚落,众人便爆笑出来,三只羊,靠,这他妈是人的胃口么?而朱

熹心中却生起一股寒意,中原等着我,我在中原失去的,我一定会全部拿回来,这

次是你们逼我出手的。。。。。。。